首页 > 魅力宜君 > 印象宜君 > 正文

川子河

发布时间:2018-06-01 08:43 来源:宜君县政府门户网站 作者:唐云岗 编辑:杨莉 浏览:
分享:
【字体:    】  

  村子窝在这一条狭窄的川道里,院子便错落在川道两边的缓坡上,中间流淌的是那条与人们相依为伴的河。河叫川子河,村也叫川子河。河以村为名,村以河为名?没有人考究过。

  村子极小极小,河也极瘦极瘦,但两边的山却高大。“穷山恶水”在这里似乎对了一半。山贫瘠得秃了头,但水却不恶,涓涓的河水静静地流淌着,蜿蜒在狭窄的川道里,滋润了一代又一代川里人,也自豪了一代又一代川里人。但大山隔挡了外面的世界,这自豪便只得窝在山沟里。

  两边的山上都有一条蜿蜒的路。南边山上的路是人修的牛拉车道,北边山上是脚踩出的羊肠小道。踏上南边的山路便可一路逶迤到人们向往的小县城,爬上北边的山路便进入了另一个县境。川里人极少有人走出这两条山路,外边的人也很少有人走进这狭窄的川道。偶尔当村里的狗狺狺狂吠时,人们便晓得是住在上边村里的支书站在了崖畔上。川里人站在川道里,仰望着崖畔上的支书,但支书却并不急着发话,待美美吃饱了一袋烟后,方憋足气力大喊三声“开会了……”立时,满川道里都回响着“开会了”“开会了”……的回声。支书的喊声意味着外边的世事又有了新的变化,川里人对外面的世界漠不关心,但对开会却不反感。于是闭了柴门,拖儿带女喜孜孜地踏上南边的山路。

  也有年轻后生,耐不住川里的寂寞,过不惯川里人的生活,便愤然踏上南边的山路,但闯荡一阵后,便受不了人世的艰辛恋起了川子河的清幽,于是便怀着满腹的沮丧悄悄回到了川里,继续沿着老一辈人的生活轨迹让岁月默默地侵蚀着年轻的肌肤,如同川子河沿着早已冲刷出来的河床默默地流向终极。

  川里人见的世面少,却不失淳朴和善良。全村二十几户人,少的是吵吵闹闹,多的是互相关照;绝迹的是偷鸡摸狗,增加的是人情世故。谁家的老人过生日了,女人们便带上两个鸡蛋和满脸的笑前去祝寿;谁家要箍新窑了,男人们便自带工具到工地上去干活;谁家闹春荒了,第二天便有人送来了粮食……假如过路人愿意踏进任意一个窑洞,那么窑里的人都会送给你一脸的灿烂。如果你声明还没有吃饭的话,男人们便热情地邀请你上炕,然后递给你一杆长烟锅,女人们则挽起袖子做起了饭。饭是极普通的面条,却是川里人招待客人最佳的奉献。面条极薄极细极长,但吃到嘴里极筋,只是缺少调料和油腻。假如你还要品尝川里人馍馍的话,主人便会极力劝阻你吃面条不要吃馍馍。如果你执意要吃,女人只好怀着一脸的尴尬给你端上黑得不能再黑的馍馍。你面对这黑面馍馍如同面对漆黑的夜,于是你艰难地咀嚼起来,如同咀嚼川里人艰难的生活。

  一切似乎都平淡如水,川里人就在这淡如水的日子里默默地生存着,如同川子河日复一日默默地流淌着。

  终于有一天,一个“公家人”在支书的陪同下走下了南边的山路。迎接“公家人”的是一群衣衫褴褛的孩子和饱经风霜而又把笑堆在脸上的老人。如此地礼遇颇让“公家人”承受不起,于是便友好地问一老者:“去过铜川吗?”老者皱起满脸的皱纹极不好意思地回答:“咱知道铜川在啊达。”然后面对“公家人”惊讶的神情,犯了错似地绽出一脸的灿烂。但更让“公家人”惊讶的是这小山村上空飘扬的五星红旗,于是走进这有红旗的院落,才发现这是一座小得不能再小、破得不能再破的小学校。学校里只有一个教室,一个女教师正在上课,可让人迷惑的是只有几个学生听课,其他学生却爬在桌子上写着什么,及至女教师宣布“现在一年级同学做作业,二年级同学抬起头听课”时,才“噢”地明白了其中的缘由。从学校里出来,川里人发现“公家人”的脸上多了肃穆却少了惊讶。

  “公家人”住到村里,却不安分,走访了家家户户,跑遍了沟沟岔岔,对什么都稀奇,对什么都想问个究竟,这很让川里人琢磨不透,也无形中增加了顾虑。但村中长辈却说:“后生家没见过山水,他稀罕干啥就让他干啥!”话虽这么说,但川里人却总想知道,“公家人”究竟想干啥。

返回首页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网站地图

版权所有:宜君县人民政府  组织建设:宜君县人民政府办公室  运行维护:宜君县电子政务办公室

陕ICP备06000366号   陕公网安备 61022202000107号  网站标识码:6102220001

地址:宜君县宜阳中街8号  传真:0919-5286225    E-mail:yijunxxzx@126.com    您是第位访问者